不多见喵喵哒毛线团儿

捅刀小段子——千斤之锤,溃于根。

这是个40米的大刀!刀片预警!!!强行先苦后甜,明天ss&aa发大糖……但是,肖根——你始终是我难愈合的伤口。←歌词

如有OOC我的错。
——————————————

shaw是在大战过后的两个月才发现眼前这一切不是模拟的。

在此之前她一直觉得,这次模拟只是和以往太过不同了而已,内容连贯、没有突然的失控…甚至很多地方都违拗了自己的想法。

最重要的是root死了…

那个自己一定不会允许死去的人,死了。


但这也许只是Samaritan的鬼把戏不是么?毕竟7000多次,总该有点儿新意。


可是今天
shaw意识到这一切可能真的不是模拟。

抛开这过程中root说过的有关形的宽慰,她确实生活在现实中,那个操#蛋的没有root的现实中。

因为今天,在TM告诉她Samaritan已经被完全清除后,她仍旧没有见到root.

shaw和一个陌生人回了家。

他们在酒吧遇见,那是个英俊的英国男人,身材好温柔又风趣。但shaw也不差,尽管很久没有收拾过自己,穿着root的皮衣也已经有了一段日子,但是她还是很美,足够让任何人臣服的那种,才不是她自己说的只是不赖而已。

shaw手插兜和衣坐着,面前的男人一丝不挂的靠近自己,将她推倒在床上,这个过程中shaw一直抿着嘴没有说话…直到男人带着细小胡渣的嘴吻上了她的脖子……

如果不是这个触感太过真实,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在遇见那个女人后根本就受不了和其余任何人亲热…

shaw可能永远都会认为这是个模拟,是该死的模拟。

一记手刀,男人闷哼着晕在了她的身侧。

shaw睁着眼,看着陌生天花板上陌生的灯饰,想起了和那个女人躺在CIA安全屋地板上看到的那盏简陋的顶灯…

突然眼前的灯光像是被无视镜子折射,变得耀眼而华丽,她的眼睛有些刺痛,闭上又睁开,眼睛里的镜子碎片却顺着侧脸流了下来……shaw知道这是什么,她的胸口闷闷的,脑中却没什么感觉。心脏突然的微微抽搐着,她有些饿了。

流吧,流下就好了……

可是这些液体似乎没有要流尽的打算,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的shaw坐起来,抽了桌上的两张纸,关上门离开了。

坐在出租车上的shaw,仍旧在擦着脸上源源不断的液体,那两张纸根本不够用,她开始用手,手的速度赶不上,她脱下皮衣,开始用里衣的袖子擦着,粗糙的袖子一下下擦在脸上,上面已经破皮的火辣痛感冲刷着shaw的理智,却并不能让她清醒,或者好受哪怕一丁点。

为什么擦不净呢……

shaw渐渐愤怒了起来,为什么擦不净呢……为什么这么努力却擦不净呢!为什么为什么!FUCK!!!!

shaw一记重拳打在了驾驶座的椅背上,原本就觉得她情绪不稳定的司机吓得立刻停了车,下一秒shaw扶着踹开了门……


一个在纽约街头狂奔的黑发女人
一个在纽约的深夜里流着泪狂奔的女人……

每一处景物都迅速地被shaw甩在身后,可她却仍旧甩不掉眼眶里决堤的洪水……

不知道跑了多久,不知道跑了多远…直肺里的空气都被抽干了,她才停了下来,双手撑着膝盖。弯着腰避开堵塞着的鼻子,大口大口地呼吸。……她又抹了一把眼里的雨幕,眼前的世界清晰之后却看到了那个再熟悉不过的物件……自动贩卖机。

shaw渴了,她伸手想要第三排第五个矿泉水,却鬼使神差的按下了几个数字……

等她再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坐在了地铁站里的长椅上。

然而幸运的是,shaw脸上的紧绷告诉她,洪水已经暂时止住了。


在回过神来的那一瞬间,她下意识的向左方转了头……

那个人会不会正举着已经拆好的,她最喜欢的那家芥末三明治,勾着嘴角含笑看着她大快朵颐。

是那个人会不会正举着三明治,看着她大快朵颐。

是那个人会不会看着她大快朵颐

其实只是那个人会不会 在。

没有,没有…什么都没有……

这只是一个,空荡荡的地铁站。



“铃铃铃……”

空旷的空间里突然响起的铃声炸散开来,墙里的那部老旧电话兀自颤抖着…shaw却根本没有要接的打算。

铃声却毫无自觉地响了一遍又一遍……她怕听见那个女人的声音,她不能再失控。

一声声一顿顿,恼人的声响像是不知疲倦的重拳一下下落在她的心上……


她再也承受不住,忍够了。


shaw倏地一下站起身来,三步并作两步朝着那噪音的源头冲去,她紧咬着牙齿,蓄尽全身的力气,一拳砸在了电话上,力道之大让铁板都凹陷了一大片……钻心的疼痛顺着手臂冲进大脑,却不能占据她现在所受折磨的万分之一…

拳头更加密集的落在电话机上,不多久就粘上了血迹。

“就他妈的就不能让我安静会儿!”

随着一声嘶哑的吼叫,和木椅子打在电话机上碎裂的咔嚓声,铃声终于停了下来……

她颤抖着身体,扔掉手上省的椅背,贴着墙滑坐在了地上。


该死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是不是憋的太久,憋了这么多年,才会有这么多的眼泪?



“我救了那么多人,为什么就没人能帮我救救她。”




sameen shaw,终于被靛蓝特工放了出来。她一点也不坚强,她只是一个失去了爱人的普通人。

嗯,爱人。













“所以这就是你弄伤自己,还不接我电话的原因?我才离开两个多月啊,sweetie~”

穿着皮衣的女人绕着发尾站在了shaw的面前。


——————————————
END……

还是舍不得BE,结尾强行HE…两个人已经太苦了……坚决不相信根妹离开了锤锤!!!拒绝!!!一直不敢写刀,果然一边码字一边泪流满面…心里好难受。

所以能和自己爱的人厮守的各位,一定要好好珍惜眼前的幸福啊!少些争吵,好好的相爱,毕竟还有有那么多人相恋入骨,却生离死别。

最后祝福傻希和小天使的新剧~祝一切都安好。

评论(9)

热度(43)

  1. zero不多见喵喵哒毛线团儿 转载了此文字